最近的一些小小感想,看過笑笑就好。

這陣子有一個新節目應該很火紅,就是陶子主持的『大學生了沒』。之前對這一類的綜藝節目實在是沒什麼興趣,不過就在某一天上MSN跟某位被大學生認為是大叔級的學長瞎扯時,他就很心涼的說自己是大叔,索性隨手拿起遙控器一轉,看看大學生們是在談論什麼跟『大叔』有關的事。原來是說到現在的大學女生喜歡跟年紀比較大的人交往,我想那些成熟穩重之類的屁話可以省略,主要的目的就是大叔比較有錢吧!

Anyway,這種現代愛情觀的東西實在是沒有什麼好討論的,更何況也不能夠由十幾個大學生來代表全部的人。不過三年一代倒是真的,還記得我們大一大二時班上同學談情說愛在大庭廣眾之下也只有牽牽小手,到了大五看見大一的學妹就可以在停車場表演盜二壘的戲碼,當下覺得後生可畏。隨著大學的數目變多,升學率屢創新高,本應該提升的競爭力,卻怎麼等也等不到。

過兩天後的重播節目中,李敖李大師是特別來賓,我並沒有從一開始就開始看,但看到的剛剛好就是李大師出題測試大學生的那一段,精彩的程度,應該要讓我們的教育部官員看一看,看看現在大學生的素質有多好。扣除有些題目真的太艱澀(譬如:二十四孝裡臥冰求鯉的孝子是哪位?說真的我想大學聯考第一名的搞不好也不知道)外,真的會叫人哭笑不得。

李大師出了一題超簡單的題目『奪門而出』,就有好幾個『奪』這個字寫不好。怪現在電腦太方便那也無所謂,總該知道一些成語的含意吧?偏偏超過一半的大學生都沒聽過『焚膏繼晷』,都不知道意思了怎麼可能會寫?!(我承認,那個晷字是真的有點難度,不過節目上有個醫學系的學生這句成語也沒聽過,那就太扯了,是我們的杜部長政策推行得太成功了嗎?)OK,中文學不好,那英文呢?大家可以看看最近的報紙,這就不多說了。

文學太艱澀,那國小自然科學好了。乾冰的成分是什麼?答案千奇百怪的讓人瞠目結舌。看節目的當時是覺得好笑,可是到最後是真的有點笑不出來,我看李敖的表情也是有點僵硬。

這兩天,聽到小姐描述她老公(簡稱大哥)在面試新員工(簡稱小呆)的對話 -
大哥:『請問你有沒有理想中的薪資額度?』
小呆:『我希望是五萬元。』
大哥:『我在這家公司待了十幾年,幹到處長一個月也不過領五萬多,你一開始就要求這麼多?』
小呆不知道從哪裡來的自信,講話聲音還挺大的:『可是我是XX大學畢業的,我覺得我應該得到這樣的薪水。』
大哥也火了:『在我的標準,只有台清交才算大學!』

想當然爾,那位小呆先生就謝謝不用聯絡。

『不知道哪來的自信跟自傲』『完全吃不了苦卻只會要求很多』的這種大學生面試生態,在我們這個圈子其實看不太到(也對,畢竟我們不是老闆跟面試者)。但是普遍來說,抗壓性是真的越來越不足,而且自主性越來越高,這不是一件好事。關於一些競爭性等爭議話題,大家看新聞跟社論就可。我們擔心的是,未來的學弟妹畢業後,是否還有這樣的光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eH 的頭像
SophieH

KK 的生活點滴

Sophi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