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一張是學弟報seminar時用的圖,已經變成我們科的最愛!>

前幾個月的公告,實在是讓我們這些混口飯吃的小老百姓感到日子越來越難混,為了能夠在這個鬼地方生存下來,每天睜眼閉眼想的就是paper, paper, paper,腦細胞不知道死了多少。以前覺得很多專科需要paper才能考執照是一件很機車的事,現在搖身一變成了晉升的護身符;反觀不需要任何條件只要帶著腦袋去考試的我們,現在倒成了最痛苦的一群。Original article,可比女人生小孩還難啊,連一向隨遇而安的我也不禁苦惱起來。

最近,為了能夠在這個艱難的環境下生存,非常狗屎運的能夠接觸了好幾百年沒碰的東西。一向走飄逸路線的穿著打扮,也變成披頭散髮的阿信,整個形象的改變其實連我自己都不太習慣。這幾天跟幾個認識的院內同事對話可見一二 -

▲場景一,在粉紅色大樓遇見好久不見的他科醫師,之前實習時跟過的主治醫師。
『我們科的CR都離職了,你還在這裡幹嘛?』
『喔,混吃等死。』
『真爽,那你在這一棟大樓幹嘛?看會診?』
『沒有,去實驗室』
怎麼可能!!你沒有那麼認真......』
原來這就是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
對對對,要是幾個月前我也覺得怎麼可能,可是事情就變成這樣。我只是不知道怎麼開始,可以的話我也可以很認真!(這是信心喊話嗎?)

▲場景二,已經delay了的午餐時間,一點多準備往地下街的小7前進,同方向也是往宿舍的方向。遇到的,是一個多月前有看到過的木星學長。
『喂,你要去哪裡?要回宿舍去睡覺喔?』
(我的天啊,原來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已經蕩然無存了 ~~ )
『沒有,要去買午餐。你勒?怎麼還穿短的,什麼時候換長的?可以升上去嗎?』
(大家可以來比嘴賤)
『可以啊,十月。那你最近在幹嘛?只有看會診喔?』
(原來我在大家心目中的功能只是看會診)
於是,我默默的把一疊剛拿到可以唬人用的東西給他看,『我最近在搞這個。』
『Oh,MY GOD!這很難ㄟ...怎麼可能?!』
『大家都這麼說,我也覺得很難...那你勒,你的書念的怎樣?專科什麼時候考?』
『我這次完了啦,應該不會過...』
之後就又回到應該要正常出現在我們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就是一連串的吃喝玩樂。

所以說,環境真的會改變很多事情,我們為了要在這個艱苦的環境中生存總是要學會妥協。也還好,目前所接觸的東西我也有興趣,畢竟比起跟一些囉哩巴唆的鳥事來說,抽一些血看一堆ATCG總是單純很多。一直以來,我就不是一個積極的人,當今年年初大家紛紛進行卡位戰時,旁邊的人可是比我還急。當然我也想過要作什麼,一方面是沒信心,另一方面就是不知道從何開始<1>。現在剛好有機會,就告訴自己放手一搏吧,在這個小小夾縫裡能偷得一些小瓦礫也是很值得的。

最後,給親愛的小潘,我沒有變瘦,那是假象,正確來說應該是變邋遢變醜了。還有,也因為比較邋遢,所以肥油都藏得很好,是你沒看到而已啦!

PS 1:曾經在一本書看過,水瓶座的人行動力很差,因為都是想太多。
PS 2:這陣子一點小感想。雖然這樣很不積極,但是無欲無求真的比較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eH 的頭像
SophieH

KK 的生活點滴

Sophi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