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悶的十月,要不是有這一群狐群狗黨,我的日子大概會過的更昏天暗地。前陣子正為了paper搞的暈頭轉向時,剛好木星學長來電說要喝一杯,喝就喝吧,反正一醉解千愁啊!

不過我非常懷疑執行長突然邀約吃飯喝酒的目的,恐怕不會有什麼好事。果然話講不到十句,他就小心翼翼的問:『你現在跟XXX如何啦?』
聽得我當場把干貝噴出來,『哪有如何,還不就跟你差不多...』
『那ooo勒?』
『靠!怎麼可能...』真是顧不得淑女形象。
執行長嚴肅了起來,『那我真的問你一個問題,你不可以生氣喔。』
『問吧!』我喜歡直接的人。
『其實...你喜歡的會不會根本就不是的?你是不是蕾絲邊啊?』
如果喜歡蕾絲就是蕾絲邊的話,那我承認我是。
『當然不是啊,你看我像嗎?』聲音不自主的高了八分貝...
『那為什麼我們認識五六年了都沒聽過你的花邊啊?』
『沒聽過不代表沒有......』

其實仔細想想,從小到大,在同儕之間我真的很少被當女生看待。國小畢業時身高就逼近165cm,頭髮從不過肩,要不是白到會反光的皮膚,還真以為是男生。撇開國小胡鬧的日子不談,上了國中後,班上有3/4都是男生,女生不到十個。記得班上有一個長相甜美的女同學追求者眾,可偏偏有一陣子我們還蠻常膩在一起。女生嘛,難免會勾勾手,搭搭肩,我是覺得沒什麼,可是就變成眾男士們的公敵。

高中的日子就很枯燥乏味,在特殊班裡也不允許參加社團活動,生活圈除了唸書還是唸書,加上被當男生的目標另有其人,倒是很低調的過完三年。(想想好像也不是這麼一回事,因為我那時有老婆還有情婦.... -_-|||)

上大學,班上女生很多,可是還是跟一堆男同學混在一起。可以一起罵髒話,講黃色笑話,躲在教室後面講其他人的八卦;一起騎車出遊,幫男同學追女朋友等等。除了室友外,實在很難跟女性同學打成一片(有時還會覺得這些女人表面裝的和諧實在是很做作,私底下還不就是爭奇鬥豔)。還記得有女同學嗆聲說『討厭我們這些水瓶座的人』(討厭我就說一聲,不要把整個星座的人拖下水),我一直覺得女生真是小心眼,相處起來真的很麻煩。

所以沒錯,就是個性問題,我就是神經大條不拘小節,不喜歡扭捏計較,最慘的是,全身上下可能找不到溫柔的影子,體貼這兩個字可能要等開心了才會冒出來。所以大概除了D學長說的『先聲奪人』(註1)這一點外,其實好像真的沒什麼女生的影子在身上,被誤會好像也很正常。

『其實我本來也不覺得是,是因為***有這質疑,講得我越想越對。你真的不是嗎?D學長,你難道不覺得是嗎?』

乖!親愛的執行長,等我出櫃了我一定第一個告訴你!


註1: 小時候喜歡的D學長說他對我的印象深刻是,遠遠的就可以聽到我的高跟鞋叩叩聲,還有不知道是手機吊飾還是什麼的啷啷聲。他覺得這些都不是蕾絲邊的象徵。
註2:所有聽到這件事的同性友人很直覺的反應是『難道你不會生氣嗎?』我是覺得沒什麼好氣的啦,難道不生氣是蕾絲邊的前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ophieH 的頭像
SophieH

KK 的生活點滴

Sophie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